linerxi

杂货铺

【井白】麻将

*日常小段
*那个啥,难免ooc,看个愉快,别太在意

白敬亭最近突然爱上打麻将。
不知道是被剧组谁带的,从凰权回来之后每天晚上都躺床上玩两把。刚开始的时候玩大众麻将,后来觉得不过瘾,爱上了川麻。井柏然洗碗的功夫就听见一声一声的卧槽,卧槽!诶~唉。

「我不怕输掉所谓辉煌,
只怕回忆太短,
只怕遗憾太长。」

“白敬亭!帮我拿下手机!”
“你自己拿嘛,我这局刚打上。”

井柏然甩甩手上的水,跑到客厅接了电话。
“嗯妈”
“嗯,好啊”
“哦哦,好啊”。
挂了电话井柏然又回去把碗洗好,然后窝在沙发上。

“白白,我妈问咱俩十五回不回家。”
“回吧,都行,你定吧!我这把清一色,不敢分神!”白敬亭刚说完,拿着手机蹦蹦跳跳的到了客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哥,我胡了!”毛绒家居服的帽子被蹦得一颤一颤的。

井柏然一脸无奈,快半个月了,傻兔子一心打麻将,比自己搓麻几十年的妈还要沉迷。打断他就生气,藏了次手机,被兔子强迫吃了三天的咖喱,这事情才算过去。

咖喱gay gay的,井柏然实在是不喜欢吃。

“白白,你玩麻将的这个劲头什么时候能过去啊?”井柏然又往下躺,直接瘫在沙发上,嘴角耷拉着没什么精神。
“你是不知道麻将多好玩!”白敬亭从冰箱里翻了两个可爱多出来,把巧克力的给了井柏然,自己留了个草莓味。“我和你说,我小时候看他们大人打麻将可烦了,现在自己打起来才知道多好玩。”
井柏然吃了两口可爱多,跟着他笑。他怎么不知道,十几岁的时候就被老妈拉上牌桌凑数,脑子转得快,每次都能赢点零花钱。


第二天井柏然有几个北京的路演要跑,小白还没醒就出了家门。跑了两家之后,中间坐车去另一家的路上,发了微信问白敬亭。晚上吃什么,要不要出来,这边他也用不了太久。
等了一会儿白敬亭还是没有回复。井柏然又发去了一个白敬亭气鼓鼓的表情。看到了记得回复。

🐰:我到撒贝宁家打麻将了,他说晚上吃火锅,你也过来一起吧
🐰:麻将太好玩了!搓牌比手机玩好玩!
🐰:想你

想你个兔子耳朵想。井柏然把手机扔到旁边,觉得自己有种更年期母亲面对叛逆孩子的无力。
怎么就这么喜欢玩麻将了!

晚上在老撒家吃完饭,两个人走着小路,一起晃着回了家。

“帮我按按腰吧”,白敬亭一进门就倒在井柏然身上,“打了一天麻将,我的腰坐的直酸”。

换了衣服白敬亭躺在床上,井柏然像模像样的帮白敬亭按摩了几下。
“算了吧,你的这个酸痛以毒攻毒也就好了。”



打不打麻将,我的小宝贝兔子快乐也就好了。

【磊歌】别跑了,我追得上 2

胡歌后来想,自己似乎真的总是和三有缘。


三月初三那天碰到的男孩儿发现妙奇看到他之后,不好意思却也十分坦然的对妙奇一笑,然后理了理袖口的皱,上前给胡歌和妙奇见了个平辈的礼,转身出了寺。

胡歌对这个小插曲没怎么在意,毕竟每天盯着自己看的人多了,不能因为今天这个年龄小了一点,长得好看一些就上了心,不然心上太多人,累也累死了。晚上回去之后胡歌想着今天碰到妙奇十分开心,睡了一个难得到好觉。

第二天客人来的早,大门刚开就有客人进来,看着都像等了整晚,就等着开门这刻。

“不好意思,我可以和胡歌聊聊吗?”是昨天的小男孩儿。换了身衣服,应该是回过家了。

开门的小姐姐是醉仙楼的迎客,叫白茶,在这也干了三五年了,和胡歌关系挺好的。白茶看着门口的人傻了傻,倒不是因为男孩儿一副好皮囊高贵相,上来就问胡歌,而是这孩子的身量就是刚束发的样子,一时不知道说小朋友这里不适合你,还是说,客官您好,请稍等一下。

在心里骂了一句胡歌太过分了,多大岁数都不放过,明天开门不知道会不会碰到头发白了的阿嬷,抬头看见男孩儿自己进了院门。

其实说是男孩儿,只是看着皮肤嫩些,胳膊腿儿都还细,真和他对视的时候,似乎有种是人父了的错觉。那眼神,分明是在看自己犯了错跪在地上抽气的孩子。白茶跟在他后面,边走边想。

到楼梯口的时候白茶走到男孩前面,您稍等一下,不知道胡歌有没有收拾妥当,请容我先上去看看。

那男孩儿闻言一脸诧异,你去看他有没有收拾妥当?

啊。是啊。

为什么不能我自己去看看他有没有收拾好?

……

 

胡歌昨晚睡得好,早就醒了,抱着杯茶在窗边吹风。三月这会儿早上的风还是有些凉气,胡歌在茶杯上搓着手,享受难得的春光。

听到有人敲门胡歌把杯子放在窗边,像是怕别人抢了他窗外的景,抓紧把窗关了上,对着门口说,进来吧。

看是昨天的男孩儿推门而入,胡歌也没有怎么惊讶,和门外的白茶摆摆手,坐在了靠窗的凳子上。吴二少,快坐吧,院外站好久了吧。

刚一直说的男孩儿是户部尚书的二儿子,吴磊,也不知道胡歌是怎么晓得他身份的。

也没多久。

那带钱了吗?我很贵的。

 

茶给我一杯吧。

自己倒吧。

 

你怎么知道我是谁?

唉,我又不是反派,为什么要给你解释来龙去脉。

 

我想试试。

你还小,多享受健康生活,多和尹家的小姐你侬我侬,不要有了一点想法就要惊天破地。

让我试试你那杯茶吧,看上去比我这杯好喝。吴磊邪魅一笑。起身喝光了胡歌杯子里的茶。吴磊走之前没忘给白茶一大锭银子,他今天很好看,你也是。

……

明天见吧,白茶姐姐。

……

明天见咯,绿茶哥哥。

 

吴磊八岁那年进宫做了太子陪读,七年里不学无术,偏能哄先生高兴,吃喝玩乐又只赌不嫖,衣冠楚楚,俊美无俦。又据说对尹家的小姐情有独钟,隔三差五的搜罗好玩的玩意儿给人家送过去,也不管人家收不收,从来不停。痞坏痴情的男孩子哪个年代都有一票女孩儿崇拜,更何况吴磊一身贵气,长得好看家世好,从小被捧到大,三米内唯他独尊的气场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稍微能对上些门面的人家可能都想过把自家的闺女加到吴府,抱上户部尚书的大腿,安稳后半辈子。但看着吴磊的样子也都犹豫,尹家那姑娘长成什么样不知道,就吴磊对着她为爱痴狂的架势,自己女儿喜欢也要拦着,可不能有这个心思。

吴磊要是把以前对尹家小姐那点想法对着胡歌来一通,以后怕是真的娶不到门当户对的小姑娘了。以前还只是担心女儿的幸福,这以后婚后性福都未必能有保证。

 

第二天吴磊还是到醉仙客报了到。

当天下午散了课吴磊也没多说话,和太子小哥哥说自己有些事,就不陪他一起钓鱼了,然后乐颠颠的跑出了宫,奔向了醉仙客。

到的晚了,白茶和他说今天胡歌已经接了客,在楼顶和别家少爷喝酒。吴磊当时的脸色便黑了下来。要说吴磊这人是浪荡少爷,可总有些阴沉的眼神让人没办法捉摸,要说他城府深心思重,这会儿一脸黑线,是谁都看得出他因为胡歌和别人一起吃了醋。可男妓啊,就是要陪客的,更何况是胡歌。

醉仙楼的楼顶修的挺好看了,花鸟鱼虫,放了几张桌子,给些喜欢文雅客人享受。吴磊冲上楼顶的之后停下来了,可能是觉着自己冲动,有些可笑,也可能是其他什么原因,站在楼顶楼梯的旁边,低下头无奈的笑笑,然后走向楼顶唯一的一桌:

胡歌啊,冷不冷?

 

和胡歌一起坐的是吴磊不认识的人,可能是京城某家富裕公子哥吧。肯定是某家富裕公子哥。

毕竟胡歌那么贵。

 

那人听到吴磊的问话替胡歌抢着答道,他腊月的时候还和我去过关外,哪那么就容易冷了。

胡歌温润。心里演了八百个小剧场了一般也微笑着和别人谈笑风生。可能是天生的吧,天生适合这个行当。也或许是接客接多了,练出了一副职业技能。

你先回去吧袁弘,我和这孩子聊一会儿。他突然钻进死胡同了。

哦?

袁弘看了一眼吴磊,行吧,除了我,你给谁都铺路。

 

TBC.

【磊歌】别跑了,我追得上 1

*胡乱架空 瞎写一通 

*一个小开头 劳动节快乐

 


在醉仙客胡歌不陪睡是出了名的。

都知道胡歌是个角儿,长得好看,书读得多,没有他搞不定的客,醉仙客这么大的青楼排场,但胡歌就是不同客人困觉。早先的时候圈子里都是风言风语,说是醉仙客的婆婆故意不让胡歌陪睡,这样能搞他个高价,一顿饭要别人睡三晚的价格。后来流言蜚语也没有断过,说他是被袁中丞家的混世霸王袁弘包了,不给别人睡。

醉仙客也挺有名的。

京城十几家有些排场的青楼,醉仙客是头一家挂上男妓的招牌的。后来又有了胡歌,醉仙楼的牌子自此在京城只数一,再没数过二。

好些人也好奇,胡歌人在青楼,怎么就清清白白,水中白莲随便在岸边踢脚泥到上面,花也就脏了,偏所有胡歌陪过的人通通一个口径,自己没睡到过这个人。

也不知道是真没睡过还是假没睡过,也不知道胡歌是哪方面的手法太过高超。

 

敬僧三年的时候,胡歌已经在醉仙客挂了八年了,八年里醉仙客的女孩子已经换了三批,男妓也是来来往往,和胡歌同期挂牌的人也没有第二个了,但胡歌当了八年的头牌。中间也发生过些意外,但是胡歌命好,逢凶化吉总有贵人相助。

安庆十八年秋天的时候宜春楼背里使坏,想把醉仙客搞垮,自是先对胡歌下手,却没想到七个杀手被正巧经过的中枢阁靳大学士碰上,靳东虽然面上是读书人,但家里是武林世家,自己一个打七个都绰绰有余,那天他还正巧带了五个家丁去后山打猎。

再往前安庆十三年,胡歌出门骑的马被不知什么人下了药,刚出醉仙客没几里地马就倒了,胡歌差点扑街,好心路人看见了接住了正从马上往下滚的他,抱着胡歌在地上滚了几圈,除了路人一身白衣服全都黑了不能穿,两个人当时都没什么事。两个人后来有些事,不过那也是后来的事了。

 

但是敬僧三年不太一样。

三月初三那天胡歌到重业寺里拜佛,礼佛后从殿里出来恰巧碰到妙奇和尚游历归寺,妙奇没想到正巧遇到胡歌,胡歌更是没先到妙奇和尚今天回来,两个人几年没见了,情绪很是激动的在殿门口畅聊了起来。

说起来俩人在胡歌到京城那年因为酒楼里的一点小事不打不相识,胡歌自小没和人吵过架,那一次两人在酒楼里动起手来,真是胡歌此生头一次,妙奇一直引以为傲,自己是唯一和胡歌打过架的人。妙奇虽是和尚,但是个脾气火爆一点就着的人,酒肉也是不惧,早就不记得当年为什么和胡歌吵起来,但对胡歌这个朋友却是没得挑的好。交下来胡歌也发现,妙奇活成了自己最向往的那种样子,两个人自是至交,再没在意过旁人如何议论。

俩人在殿外聊了许久,妙奇讲游历经历,胡歌听塞外故事。一个多时辰竟是动都没动。胡歌一向表现的随性,出门从不蒙纱。入寺的人来人往,看到胡歌都忍不住多看,看到胡歌和寺里和尚畅谈恨不得停下来也听上一番。

也就是当时的人们手里没有手机,不然醉仙客名妓和重业寺和尚的一千八百种故事版本当天就流传开了。

后来天快黑了,寺里也没什么人了,妙奇终是顿了下来,拉着胡歌说自己讲了太久了,太多想要分享控制不住。胡歌笑笑,我听得十分畅快。

胡歌笑起来太好看了。看到胡歌笑得清爽,甜而不腻,妙奇忍不住感叹,唉,你当年没被关在青楼的话,现在怕也是风流才子,迷倒京城男男女女吧。胡歌又笑了笑,我现在还没有迷倒京城的男男女女吗?

妙奇失笑。

笑够了发现胡歌身后不远站着个男孩子,紧盯着自己的方向看,忍不住又笑了起来,老胡啊,还真是迷倒了京城全部的男男女女。十五六岁的男孩子看他的眼神都能带着欲望。

 

TBC.

身处热圈 感激涕零

当代社会 饿殍遍野

【磊坤】倒春寒

*之前的克制倾诉欲太有效果了,越来越不会表达。

*私设/我一时冲动/RPS就是不要当真/磊坤歌【

 

经纪人约陈坤晚上出来一起吃个饭。最近有几个真人秀联系到他了,一起商量一下。陈坤随便看了看经纪人整理的介绍,都是一些无聊的游戏。适合最近无聊的自己。

三月春光短。

陈坤最近没有什么书好读,借着午后的阳光看了几页经,睡了一个好觉。一个人的日子太难熬了,年纪越大越感到无聊。这两年又懒得出去走,没工作的时候晒晒太阳,想着养一只小狼狗好像也挺好。

戒心自律。睡醒了随便刷了刷微博,看见了几个年轻男孩儿的新戏在宣,陈坤拄着脸,刷到吴磊单人的定妆照的时候,陈坤就突然想到了,戒心自律。

可谁不喜欢年轻的男孩子。

好看的年轻男孩子。

 

经纪人问他要不要选一个的时候他抽出二十四小时的那几页纸,低头叠了个纸飞机,丢到经纪人怀里。这个团队靠谱,价码高。

我最近挺喜欢吴磊那个小孩儿的。

你——打——住。经纪人愣了一下和陈坤说,有度,有度。

 

从三月份签了节目到年底录制,这半年陈坤过得很有度了。其实有小男孩儿陪就好,好看更好。

二十四小时前后断断续续大概录了三个月,吴磊不是很在状态。虽然坤哥庚哥尹正哥哥都叫着亲切,节目效果也做得到位,明显是面面俱到的一个聪明孩子,但陈坤感受到了他对于周围人的疏离。尤其对自己,自始至终有着一种非常别扭的情愫。

不应该呀。

 

第一季二十四小时全部录制完成!

庆功宴是一个非常适合喝醉做错事的场合。

但吴磊一副乖孩子的样子,和所有工作人员道过感谢之后,在角落里安静的喝着果粒橙。

也没喝,只是盯着瓶子看。

陈坤过去的时候吴磊已经看得出神。

“这瓶子这么好看吗?”

“没有,畅优的更好看。”

话一出口吴磊就回过了神,“坤哥,怎么没在那边喝酒呢?”

标准的、亲切的三石弟弟的微笑,陈坤也跟着笑了一下。笑自己怎么三个月了都没看出来,这孩子这么简单的小心思。

“三石更喜欢拍戏吧?感觉录真人秀你还是放不开。”

“我表现这么不好吗?”吴磊看上去像因为做题不仔细被老师教育的孩子,脸上写着委屈,却还带着很调皮的笑。

有度太难了。完全是最喜欢的类型。“节目里表现很好!很好了!”陈坤揉着吴磊的头发以示肯定,“我特别喜欢你”。

 

然而吴磊喜欢胡歌。

毫无疑问了。

 

陈坤回想自己年轻时候和胡歌他们乱搞的那段时间,突然就觉得很好笑。玩笑总会有人当真。吴磊可能就是某段感情里当真的人吧。胡歌曾经是,自己也即将是。

世间因果,循环不失。

 

三月的天气总有一些倒春寒。明明已经渐暖了,却总会突然让人觉得一阵凉。

经纪人电话打过来说二十四小时想再签一季的时候,陈坤正带着孩子在斐济度假。签吧,陈坤和经纪人说,他们总能在我想玩的时候问我要不要签。

从斐济回来,马上有两个电影要跑。去年就拍完了的片子,今年大概要跑上十几个通告。

火锅英雄首映礼的时候赶上胡歌给北京现代推广。看到是在北京同一天的活动陈坤想也没想,直接微信了胡歌晚上要不要约个酒。

 

推杯换盏。

胡歌的酒量已经喝到极限了。两个人好哥们处了这么多年,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陈坤喝的没有顾忌,胡歌也难得的放松了自己。

“吴磊喜欢你。”

“你喜欢他吧,完全是你的类型”,胡歌失笑,“我还是不够嫩呀”。

两个人坐在地上,胡歌倚着床,陈坤靠着桌,“你他妈前两年都故意扮糙了,还怪我嫌你不嫩”。

“吴磊对我不是那种喜欢”,胡歌脚使着劲,半站起来,向后一仰倒在床上,“我对你,当年我对你才是”。

 

吴磊对胡歌的感情说来话长,是六岁时的仰慕,是十岁开始的崇拜,是十五岁那年的倾心,是一直以来的很喜欢。讲不清楚是不是胡歌说的“那种喜欢”,胡歌大概也讲不清楚,“那种喜欢”又是哪一种喜欢。

 

年纪大了不经常开导自己很容易脆弱,搞不好一天就能哭个三五次。所以喜欢读经,平心静气,也喜欢和年轻阳光的男孩子在一起,总觉着自己也变年轻了。

陈坤一直和吴磊努力保持着联系。

和他聊拍戏,聊学习,聊自己孩子,聊天聊八卦,聊琐碎日常。吴磊本来也是开朗孩子,只是顺风顺水得太久了,没办法接受胡歌对自己频频拒绝。和陈坤聊得多了,越来越有忘年交的感觉。

陈坤到底是比胡歌更认得清自己。

吴磊到底是比胡歌更敢于认清自己。

 

冬月里的重庆没什么阳光,下午两点在窗边也晒不到真正的太阳。

陈坤刷着手机的时候突然发现新浪微博的头像都多了一顶小帽子。还挺好玩的。

马上圣诞节了。

 

马上圣诞节了!

陈坤突然想起惊醒,把最喜欢的茶壶装进了包里,收拾了东西定了机票。

不知道送什么的时候送自己最喜欢的就对了。

 

飞机被粉丝认了出来,问可不可以拍张照。可能是心情太好了,陈坤大方的接过手机,我举着拍吧,女孩子都喜欢在后面,显脸小。

下了飞机陈坤给吴磊打电话,“生日快乐啊我的磊弟弟!”

“谢谢坤哥!”电话那端吴磊甜甜的道谢像所有十七岁的少年一样。

 

吴磊听说胡歌要出国留学,还是在家里老人看春晚花絮的时候。大年初一电视上翻滚播放春节联欢晚会和晚会的后台采访。那个男人穿着一身红色的西装,娇而不艳的和亿万观众说自己打算留学的计划。

早知道他有这个想法,没想到得到确定消息竟然和普通观众没有差别。

过两年会在新闻联播看到播他出家吧。

 

从去年生日陈坤从重庆特意去看吴磊,两个人的腻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

录了三期二十四小时,包围着吴磊和陈坤的暧昧空气任谁都可以嗅到一二。

经纪人忍不住提醒陈坤,还是要有度啊。

 

飞云南录第四期的时候陈坤还是特意和吴磊坐到了一起。

“你穿太少了。”

“我太热了。你过来我更热了。”

吴磊一脸甜笑。

 

太幸福了。

心即是佛,而心无外物。

管他什么度呢。

晴朗周末的早晨
两个人难得都不用出门
吴磊踹踹胡歌的腿

起不起床
胡歌哼唧两声
懒得回答
也懒得动
两片窗帘中间的缝隙被阳光填满
溢出来的部分照在了地上
儿童占领了地板上的阳光
把自己拉得好长

迟早要热 不知喜悲

赞美秋季

行将饿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