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rxi

杂货铺

【井白】麻将

*日常小段
*那个啥,难免ooc,看个愉快,别太在意

白敬亭最近突然爱上打麻将。
不知道是被剧组谁带的,从凰权回来之后每天晚上都躺床上玩两把。刚开始的时候玩大众麻将,后来觉得不过瘾,爱上了川麻。井柏然洗碗的功夫就听见一声一声的卧槽,卧槽!诶~唉。

「我不怕输掉所谓辉煌,
只怕回忆太短,
只怕遗憾太长。」

“白敬亭!帮我拿下手机!”
“你自己拿嘛,我这局刚打上。”

井柏然甩甩手上的水,跑到客厅接了电话。
“嗯妈”
“嗯,好啊”
“哦哦,好啊”。
挂了电话井柏然又回去把碗洗好,然后窝在沙发上。

“白白,我妈问咱俩十五回不回家。”
“回吧,都行,你定吧!我这把清一色,不敢分神!”白敬亭刚说完,拿着手机蹦蹦跳跳的到了客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哥,我胡了!”毛绒家居服的帽子被蹦得一颤一颤的。

井柏然一脸无奈,快半个月了,傻兔子一心打麻将,比自己搓麻几十年的妈还要沉迷。打断他就生气,藏了次手机,被兔子强迫吃了三天的咖喱,这事情才算过去。

咖喱gay gay的,井柏然实在是不喜欢吃。

“白白,你玩麻将的这个劲头什么时候能过去啊?”井柏然又往下躺,直接瘫在沙发上,嘴角耷拉着没什么精神。
“你是不知道麻将多好玩!”白敬亭从冰箱里翻了两个可爱多出来,把巧克力的给了井柏然,自己留了个草莓味。“我和你说,我小时候看他们大人打麻将可烦了,现在自己打起来才知道多好玩。”
井柏然吃了两口可爱多,跟着他笑。他怎么不知道,十几岁的时候就被老妈拉上牌桌凑数,脑子转得快,每次都能赢点零花钱。


第二天井柏然有几个北京的路演要跑,小白还没醒就出了家门。跑了两家之后,中间坐车去另一家的路上,发了微信问白敬亭。晚上吃什么,要不要出来,这边他也用不了太久。
等了一会儿白敬亭还是没有回复。井柏然又发去了一个白敬亭气鼓鼓的表情。看到了记得回复。

🐰:我到撒贝宁家打麻将了,他说晚上吃火锅,你也过来一起吧
🐰:麻将太好玩了!搓牌比手机玩好玩!
🐰:想你

想你个兔子耳朵想。井柏然把手机扔到旁边,觉得自己有种更年期母亲面对叛逆孩子的无力。
怎么就这么喜欢玩麻将了!

晚上在老撒家吃完饭,两个人走着小路,一起晃着回了家。

“帮我按按腰吧”,白敬亭一进门就倒在井柏然身上,“打了一天麻将,我的腰坐的直酸”。

换了衣服白敬亭躺在床上,井柏然像模像样的帮白敬亭按摩了几下。
“算了吧,你的这个酸痛以毒攻毒也就好了。”



打不打麻将,我的小宝贝兔子快乐也就好了。

评论(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