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rxi

杂货铺

【磊歌】别跑了,我追得上 1

*胡乱架空 瞎写一通 

*一个小开头 劳动节快乐

 


在醉仙客胡歌不陪睡是出了名的。

都知道胡歌是个角儿,长得好看,书读得多,没有他搞不定的客,醉仙客这么大的青楼排场,但胡歌就是不同客人困觉。早先的时候圈子里都是风言风语,说是醉仙客的婆婆故意不让胡歌陪睡,这样能搞他个高价,一顿饭要别人睡三晚的价格。后来流言蜚语也没有断过,说他是被袁中丞家的混世霸王袁弘包了,不给别人睡。

醉仙客也挺有名的。

京城十几家有些排场的青楼,醉仙客是头一家挂上男妓的招牌的。后来又有了胡歌,醉仙楼的牌子自此在京城只数一,再没数过二。

好些人也好奇,胡歌人在青楼,怎么就清清白白,水中白莲随便在岸边踢脚泥到上面,花也就脏了,偏所有胡歌陪过的人通通一个口径,自己没睡到过这个人。

也不知道是真没睡过还是假没睡过,也不知道胡歌是哪方面的手法太过高超。

 

敬僧三年的时候,胡歌已经在醉仙客挂了八年了,八年里醉仙客的女孩子已经换了三批,男妓也是来来往往,和胡歌同期挂牌的人也没有第二个了,但胡歌当了八年的头牌。中间也发生过些意外,但是胡歌命好,逢凶化吉总有贵人相助。

安庆十八年秋天的时候宜春楼背里使坏,想把醉仙客搞垮,自是先对胡歌下手,却没想到七个杀手被正巧经过的中枢阁靳大学士碰上,靳东虽然面上是读书人,但家里是武林世家,自己一个打七个都绰绰有余,那天他还正巧带了五个家丁去后山打猎。

再往前安庆十三年,胡歌出门骑的马被不知什么人下了药,刚出醉仙客没几里地马就倒了,胡歌差点扑街,好心路人看见了接住了正从马上往下滚的他,抱着胡歌在地上滚了几圈,除了路人一身白衣服全都黑了不能穿,两个人当时都没什么事。两个人后来有些事,不过那也是后来的事了。

 

但是敬僧三年不太一样。

三月初三那天胡歌到重业寺里拜佛,礼佛后从殿里出来恰巧碰到妙奇和尚游历归寺,妙奇没想到正巧遇到胡歌,胡歌更是没先到妙奇和尚今天回来,两个人几年没见了,情绪很是激动的在殿门口畅聊了起来。

说起来俩人在胡歌到京城那年因为酒楼里的一点小事不打不相识,胡歌自小没和人吵过架,那一次两人在酒楼里动起手来,真是胡歌此生头一次,妙奇一直引以为傲,自己是唯一和胡歌打过架的人。妙奇虽是和尚,但是个脾气火爆一点就着的人,酒肉也是不惧,早就不记得当年为什么和胡歌吵起来,但对胡歌这个朋友却是没得挑的好。交下来胡歌也发现,妙奇活成了自己最向往的那种样子,两个人自是至交,再没在意过旁人如何议论。

俩人在殿外聊了许久,妙奇讲游历经历,胡歌听塞外故事。一个多时辰竟是动都没动。胡歌一向表现的随性,出门从不蒙纱。入寺的人来人往,看到胡歌都忍不住多看,看到胡歌和寺里和尚畅谈恨不得停下来也听上一番。

也就是当时的人们手里没有手机,不然醉仙客名妓和重业寺和尚的一千八百种故事版本当天就流传开了。

后来天快黑了,寺里也没什么人了,妙奇终是顿了下来,拉着胡歌说自己讲了太久了,太多想要分享控制不住。胡歌笑笑,我听得十分畅快。

胡歌笑起来太好看了。看到胡歌笑得清爽,甜而不腻,妙奇忍不住感叹,唉,你当年没被关在青楼的话,现在怕也是风流才子,迷倒京城男男女女吧。胡歌又笑了笑,我现在还没有迷倒京城的男男女女吗?

妙奇失笑。

笑够了发现胡歌身后不远站着个男孩子,紧盯着自己的方向看,忍不住又笑了起来,老胡啊,还真是迷倒了京城全部的男男女女。十五六岁的男孩子看他的眼神都能带着欲望。

 

TBC.

评论(17)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