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rxi

杂货铺

【磊歌】别跑了,我追得上 2

胡歌后来想,自己似乎真的总是和三有缘。


三月初三那天碰到的男孩儿发现妙奇看到他之后,不好意思却也十分坦然的对妙奇一笑,然后理了理袖口的皱,上前给胡歌和妙奇见了个平辈的礼,转身出了寺。

胡歌对这个小插曲没怎么在意,毕竟每天盯着自己看的人多了,不能因为今天这个年龄小了一点,长得好看一些就上了心,不然心上太多人,累也累死了。晚上回去之后胡歌想着今天碰到妙奇十分开心,睡了一个难得到好觉。

第二天客人来的早,大门刚开就有客人进来,看着都像等了整晚,就等着开门这刻。

“不好意思,我可以和胡歌聊聊吗?”是昨天的小男孩儿。换了身衣服,应该是回过家了。

开门的小姐姐是醉仙楼的迎客,叫白茶,在这也干了三五年了,和胡歌关系挺好的。白茶看着门口的人傻了傻,倒不是因为男孩儿一副好皮囊高贵相,上来就问胡歌,而是这孩子的身量就是刚束发的样子,一时不知道说小朋友这里不适合你,还是说,客官您好,请稍等一下。

在心里骂了一句胡歌太过分了,多大岁数都不放过,明天开门不知道会不会碰到头发白了的阿嬷,抬头看见男孩儿自己进了院门。

其实说是男孩儿,只是看着皮肤嫩些,胳膊腿儿都还细,真和他对视的时候,似乎有种是人父了的错觉。那眼神,分明是在看自己犯了错跪在地上抽气的孩子。白茶跟在他后面,边走边想。

到楼梯口的时候白茶走到男孩前面,您稍等一下,不知道胡歌有没有收拾妥当,请容我先上去看看。

那男孩儿闻言一脸诧异,你去看他有没有收拾妥当?

啊。是啊。

为什么不能我自己去看看他有没有收拾好?

……

 

胡歌昨晚睡得好,早就醒了,抱着杯茶在窗边吹风。三月这会儿早上的风还是有些凉气,胡歌在茶杯上搓着手,享受难得的春光。

听到有人敲门胡歌把杯子放在窗边,像是怕别人抢了他窗外的景,抓紧把窗关了上,对着门口说,进来吧。

看是昨天的男孩儿推门而入,胡歌也没有怎么惊讶,和门外的白茶摆摆手,坐在了靠窗的凳子上。吴二少,快坐吧,院外站好久了吧。

刚一直说的男孩儿是户部尚书的二儿子,吴磊,也不知道胡歌是怎么晓得他身份的。

也没多久。

那带钱了吗?我很贵的。

 

茶给我一杯吧。

自己倒吧。

 

你怎么知道我是谁?

唉,我又不是反派,为什么要给你解释来龙去脉。

 

我想试试。

你还小,多享受健康生活,多和尹家的小姐你侬我侬,不要有了一点想法就要惊天破地。

让我试试你那杯茶吧,看上去比我这杯好喝。吴磊邪魅一笑。起身喝光了胡歌杯子里的茶。吴磊走之前没忘给白茶一大锭银子,他今天很好看,你也是。

……

明天见吧,白茶姐姐。

……

明天见咯,绿茶哥哥。

 

吴磊八岁那年进宫做了太子陪读,七年里不学无术,偏能哄先生高兴,吃喝玩乐又只赌不嫖,衣冠楚楚,俊美无俦。又据说对尹家的小姐情有独钟,隔三差五的搜罗好玩的玩意儿给人家送过去,也不管人家收不收,从来不停。痞坏痴情的男孩子哪个年代都有一票女孩儿崇拜,更何况吴磊一身贵气,长得好看家世好,从小被捧到大,三米内唯他独尊的气场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稍微能对上些门面的人家可能都想过把自家的闺女加到吴府,抱上户部尚书的大腿,安稳后半辈子。但看着吴磊的样子也都犹豫,尹家那姑娘长成什么样不知道,就吴磊对着她为爱痴狂的架势,自己女儿喜欢也要拦着,可不能有这个心思。

吴磊要是把以前对尹家小姐那点想法对着胡歌来一通,以后怕是真的娶不到门当户对的小姑娘了。以前还只是担心女儿的幸福,这以后婚后性福都未必能有保证。

 

第二天吴磊还是到醉仙客报了到。

当天下午散了课吴磊也没多说话,和太子小哥哥说自己有些事,就不陪他一起钓鱼了,然后乐颠颠的跑出了宫,奔向了醉仙客。

到的晚了,白茶和他说今天胡歌已经接了客,在楼顶和别家少爷喝酒。吴磊当时的脸色便黑了下来。要说吴磊这人是浪荡少爷,可总有些阴沉的眼神让人没办法捉摸,要说他城府深心思重,这会儿一脸黑线,是谁都看得出他因为胡歌和别人一起吃了醋。可男妓啊,就是要陪客的,更何况是胡歌。

醉仙楼的楼顶修的挺好看了,花鸟鱼虫,放了几张桌子,给些喜欢文雅客人享受。吴磊冲上楼顶的之后停下来了,可能是觉着自己冲动,有些可笑,也可能是其他什么原因,站在楼顶楼梯的旁边,低下头无奈的笑笑,然后走向楼顶唯一的一桌:

胡歌啊,冷不冷?

 

和胡歌一起坐的是吴磊不认识的人,可能是京城某家富裕公子哥吧。肯定是某家富裕公子哥。

毕竟胡歌那么贵。

 

那人听到吴磊的问话替胡歌抢着答道,他腊月的时候还和我去过关外,哪那么就容易冷了。

胡歌温润。心里演了八百个小剧场了一般也微笑着和别人谈笑风生。可能是天生的吧,天生适合这个行当。也或许是接客接多了,练出了一副职业技能。

你先回去吧袁弘,我和这孩子聊一会儿。他突然钻进死胡同了。

哦?

袁弘看了一眼吴磊,行吧,除了我,你给谁都铺路。

 

TBC.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