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rxi

杂货铺

【誉越】过往

(很跑偏的脑洞)

1
景宣哥哥的母妃真好看。
十三岁的景桓看到越贵妃给萧景宣擦汗时忍不住感叹。

“母后,我今天看到……”
“景桓,你父皇三日后要带你们兄弟几个去狩猎,这几天你多练一练射箭,到时在猎场上表现得出彩一些。”
“是,母后”,景桓把刚才跑进来时起皱了的衣摆整理了整理,“母后,儿臣今日课业尚有些未毕,儿臣先行告退。”
“好,你认真温书,也别太辛苦了。”

2
景桓及冠的那年越氏生过一场大病。
正巧是景桓及冠礼那一天病倒的。
皇后愤愤,却也暗喜,想来越氏定是因为嫉妒皇上重视景桓,急火攻心。

景桓的及冠之礼是想象不到的隆重。
典礼之上,皇上封景桓为誉王,双珠亲王。

后来景桓去探望过恰巧病倒的越氏。确是病得太重,“贵妃娘娘也要保重身体才好”,景桓忍不住劝慰。
大概也是典礼疲累,景桓劝慰时,声音虚颤。

3
景桓及冠的第三年,发生了件大事。
想来你们也都知道了。
赤焰军七万将士葬身梅岭,祁王含冤。

圣心难测,圣意难违。

景桓却也没太在意。

4
“母后,您莫动怒,是儿臣不够争气”,景桓一脸歉然,“是儿臣不好”。

皇上刚刚下了旨意,郡王景宣被册为了太子。
“这些年越氏独宠,这事是母后未在后宫有所获得。母后愧对于你。”
“儿臣……儿臣从未如此觉得。”
“你甘心吗?”
“母后,此言何意?”
“也无事。”

这一年,景桓二十六岁。

5
“本王未曾有过夺嫡之心。”
“但誉王殿下您不会拒绝我。”

般若进誉王府远比她想象的容易。一个从未表露过夺嫡心志的亲王,肯接受她这样一个身份无法确认的幕僚。
师父妙算。

“你真像她。”有一天景桓突然对般若说到。

6
后面的故事你们也知道得差不多了。

大概景桓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的夺嫡的想法。可能一直没有,也可能一直都有吧。
从他看到越氏为景宣擦汗的那天便有了的想法。
但当时的那份想法,也可能只是想被真正的关注与呵护而已吧。

7
哦,对了。
和你说一个秘密。
小时候的景桓,喜欢过越氏呢。